追思
— 悼念霍芳霖
作者:郭宪峰    
2016-3-2 8:38:08
 

霍芳霖(2016年2月9日逝世,享年63岁)

 

  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,谁能想到,我这个耄耋之人却为早逝英灵写祭文。四十年前我和霍芳霖,虽然都在浩良河化肥厂工作生活过,但由于多种原因,彼此并不认识,属于“和尚不亲庙亲”。真正认识并成为网友、笔友,网上交流,文字往来比较频繁投缘,那还是2000年以后,经孙金岭介绍《荒友论坛》开始的。,这时我才略知霍芳霖的庐山真容,她是凯发k8旗舰的后来之秀,北京知青的佼佼者。虽年近花甲,仍精神饱满,活力四射,事业心极强,可以说是一个才华多面的巾帼女杰。

  我开始写的文章都在《黑龙江兵团网》发表,后来由于“或许”的魅力,就自然而然的转移到“串着聊”网站上来了。彼此经常文字沟通,交流信息而不乏味。芳霖富有热情,谦虚和蔼,具有亲和力。她对浩良河的深情,对事业的执着和对朋友的真诚,可以说无以伦比,人缘儿好,赞誉高。网站办的很有特色,版块活,人气儿高,她对我的文笔颇为赞赏,刊登或转载了我几十篇文章。2011年是我结婚五十周年,她不仅登了我写的“风雨同舟半世缘”,而且还专门制作了一幅非常精美的“金婚贺卡”登在网上表示祝贺。同时在电脑方面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在她的感染指导下,什么“发帖”、“回帖”、“发表文章”……时间不长我就大有长进,技能明显提高。同时在她的连续大作启发下,灵感显现,用眼下时髦的话是我蹭了年轻人的“wifi”,获得了流量活力,跟着也发表了几篇文章。2012年12月25日,我给她发了email说:“小霍,今早我在晨练时猛然有个想法出现:你怎么像个老师,我却像个学生。学生总是在老师的提醒下,才有灵感,显露才华,作出好的答卷。不是吗?看了你的《回眸浩良河》,我写了“浩良河畔不了情”,阅览了你的《大相册》,写了“悠悠浩良河,拳拳兵团情”,今又浏览你的《现役军人去哪里了》?我正在琢磨,腹稿渐成,又想写一篇,标题暂定为“我的命运与兵团”,等我写好发给你看看如何?”以后她又制作了《生日之约》,我跟着写了“生日之约”随笔等等。

  她在给我的回复中是这样说的;“哈哈…指导员,您真能奇想,我哪敢有您这样的学生啊!这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共同的经历…只是经我这么一提,就触动了您过去的神经,引起共鸣,勾起回忆,有感而发,况且您有这个能力,就表达出来了。我当然希望您写出更多的文章来…”。

  我和霍芳霖的交往,只是耳闻其声,眼观其文,心想其人,从未见过面。直到2013年11月我去北京参加北京知青联谊会时,才有缘相聚。虽然初次见面,却像故友重逢,一点也不陌生。见她豪爽豁达,落落大方,还有她的爱人许秉玖,我们交谈不多,但很愉快。

  去年当她制作《老照片》搜集历史资料时,就她的发问“有哪些不对吗”?我以一个建厂开拓者,亲历者的身份,如实的给她提供一些相关资料,并谈了自己的看法。于是她在2015年10月18日,给我的回复中说:“谢谢指导员的提示,您这篇文字和观点非常重要,我将修正到最新版的相册中…我对现在制作的相册定位是非官方的“凯发k8旗舰厂史”…。前几天我认真看了她呕心沥血制作的新版《兵团化肥厂老照片》,的确非同凡响,图文并茂,有声有色,全面、真实、公正、客观,接地气,鼓舞人。是对化肥厂编撰的“浩良河化肥厂史”(1966-1984)最好补充和佐证,甚至有所超越。这是霍芳霖留给我们的最后杰作,也是集体智慧的缩影,群策群力的结晶,更是知青群体为第二故乡做出的又一重大贡献。值得充分肯定,大加赞扬。霍芳霖不愧是凯发k8旗舰的功臣,知青的骄傲。“塔基石”由衷为妳点赞!谢谢!

  我还像往常一样,等有机会和这位曾经拨动我沉睡神经,唤起我久违回忆的网络精英,继续探讨交流时。谁成想2016年2月10日我打开“微信”,一个醒目而刺眼的消息呈现面前:“霍芳霖于2016年2月9日病逝”。如五雷轰顶,瞬间定格,多好的一个人,怎么说走就走,说没就没了呢?乍然阴阳两隔,生死永别,这怎么可能?简直不可思议,让人无法接受。顿时茫然,思绪涌动,如鲠在喉,信手写了如下心语,以表哀思!

  芳霖,一路走好,天堂安息吧:

  惊闻噩耗似霹雳,

  芳霖陨落老朽泣。

  凯发k8旗舰痛失多才女,

  眷恋无边撒手西。

  生如流星耀眼过,

  一团烈火聚人气。

  绚丽华章留今世,

  光彩照人无绝期!

 
 
 

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