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能 天职 使命
--民警汪喜仁抢救落水老人谈话录
作者:刘海清    
2010-12-25 0:20:44
 

本能 天职 使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民警汪喜仁抢救落水老人谈话录

 

         一个家住浩良河镇西山洞村的60岁老人与赶着的马车一起落水。马的主人在旦夕之际被人救起。于是,水库大坝上出现了一幕感人的画面。


时间:2006年4月26日14时 
地点: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办公室 
被访者:民警汪喜仁 
被访者档案:1951年出生,1969年下乡,1979年从警,2000年被企业评为优秀共产党员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上午好悬,弄不好我们俩都上不来了。” 
         一声慨叹,55岁的汪喜仁冒死抢救60岁落水老人的故事精彩回放了。 
“早上7点半多,我正在水库堤坝上走着。突然,听到有人喊救命。只见离我三四十米远处,两匹马和一个人在水库里向上一窜一窜地直扑通。一眨眼的功夫,马几下没影了;人两手在空中抓挠着,露了几下头,眼看不行了。” 
        说来也巧,那天汪喜仁刚好下夜班。头天晚上,远在天津的儿子在电话中向他通报了高薪应聘成功的喜讯。已经做了爷爷的汪喜仁兴奋不已,一个夜班下来竟毫无困意。应好友之约,他兴匆匆地来到水库散步。刚走到坝上,呼叫声响起。 
       “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往出事地点跑,边跑边顺手把手机扔到岸上,甚至连眼镜都没来得及摘,更别说是衣服和鞋了。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奋力向落水者游去。” 
       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汪喜仁毫不犹豫,纵身跳入深不见底的水库。 
       “以前经常看到这样的报道,说某某在救人时脑海里闪现了谁谁谁,诸如雷锋之类的。这回我算知道了,那是蒙人的。因为救人的一刹那,我根本没时间去想什么安危呀家人哪,没空!等我想完了,怕是想救都来不及了。” 
水中救人是英雄,英雄有时也很幽默。 
       “春秋之际水中救人,难度那是相当大。水库里的水足有四米多深,水凉得直扎骨头。我和落水者都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,我一身毛衣毛裤,他一身棉袄棉裤,在水中一浸别提多沉了。再加上他体重有一百四五十斤,干拽拽不动。” 
       “他是个旱鸭子,可能是呛蒙了,在水里一点儿不配合。也许是救生的本能吧,一见到有人救他,一把把我死死拽住,说啥也不撒手。” 
          我没有打断他,任凭他的思绪在那惊心动魄、险象环生的历史性瞬间游走。 
      “他拽的是我右手,弄得我十分被动。整个右手一直被他死死地拽着,蜷缩在袖子里伸展不得,只能用左胳膊划水,两腿使劲儿扑腾,要不非沉下去不可。不知在水里折腾了多久,我大约也灌了四五口水。好在我一直清醒着,强迫自己用嘴而不是用鼻子呼吸,没有没呛着。可我后来真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,眼瞅着岸就在前面,就是游不动。好在水下面没有水草绊脚,要不后果不堪设想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到关键处,坐在我面前的英雄突然打住了。 
          “其实,我本不想接受采访。可想到你也是为了工作,我还是来了。我不担心别的,就担心你把我写高了,高得都不像我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   说句实话,受命之初我只是想真实地再现这一故事。不知怎地,随着他的讲述,原本我所熟的那个再普通不过的他,此时的形象竟丰满而厚重。 
          面对他的顾虑,我作出这样的承诺:我是记者,忠实的记录事件是我的职责。之所以为本文选择“采访实录”这一形式,就是为了每一个文字力求清新,不事雕琢。 
          “好悬,多亏他们俩。要不,我和那老头怕是真上不来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    如果我没记错,这已是汪喜仁发出的第二次感叹。毕竟是55岁的人了,毕竟有20多年没游过泳了,毕竟是半百之人在深水中抢救六旬老人。感慨、欣慰之余,汪喜仁更多的是心有余悸。 
汪喜仁所有的“他们俩”,就是现场的目击者、协助他救人的吴效先和张同战。言谈之中,不难感受到汪喜仁对“他们俩”的真诚感激。 
          “我在水里拼死相救,岸上的吴效先、张同战也没闲着。他们一边安抚守候在岸上惊惶失措的落水者的老伴儿,一边琢磨着怎么帮我一起救人。眼见我连连灌水、没了力气,吴效先急得把外衣都脱了也想下水帮一把。情急之余,他一眼看到岸上有几块从马车上掉下来的木板,和张同战一起把板子沿着离我最近的水面伸了过去,给我助了一臂之力。事后,我开玩笑地说,如果我是英雄的话,那么他们俩就是英雄助理!” 
          轻松的玩笑,缘于美好的结局。近乎疲惫的汪喜仁凭着不屈的意志和不陨的信念,终于够到那块漂浮不定的小小的木板,并由吴效先、张同战一起用尽全力把他和落水者一点点拽上了岸,共同演绎了一场警救民、民救警的感人一幕。 
          “我是爬着上了岸的,上岸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本来就冷,风一吹,上牙叩下牙,浑身抖个不停。除了胸前那枚金灿灿的共产党员胸章,全身上下没一处是干的。趴了好一会儿,猛然想到一直揣在胸口的警官证怕是掉水里了。伸手一摸,还好,警官证还在,只是湿透了。我把它宝贝似的掏出来,拿在手上,让风吹吹。阳光不是很足,也想把它晒晒。” 
          随后,水库大坝上出现了这样一幕真情画面:被救者的老伴儿及其女儿、女婿、儿媳齐刷刷地跪倒在地,连叩几个响头,以人类最原始最传统最朴素的方式向救命恩人汪喜仁表达谢意。 
       “我哪能受这么大的礼呀!我连忙将他们一一扶起。我说,作为公民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消失。何况咱是党员,更是民警。救人对我而言,既是本能,更是天职和使命。” 

      采访后记:浩良河化肥厂党委即将做出“为汪喜仁同志立功授奖、表彰学习”的决定;厂广播电视在事发当天及时宣传报道了汪喜仁水中救人的英勇事迹;汪喜仁接受了被救者及其子女特制的锦旗,但谢拒了他们的物质回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作者 海 清)

 
 
 

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